任憑命運的波浪無情的敲打漂浮

夏日的憂傷

有人說:夏日是個激情繁華的時節;可是我總覺得夏日總有那麼一絲淡淡的憂傷,那種憂傷讓人們迷茫、彷徨、甚至無可奈何。

不知不覺的,那個令人憂鬱而無奈的夏天又來了,不管你是否能量水高興,是否願意,它毅然悄無聲息的來了。沒有綠樹成蔭,也沒有蟬鳴鳥語,有的只是炙烤大地的沙漠驕陽,有的只是乾燥煩悶的戈壁風沙,這就是金昌的夏日。雖依託著祁連山的秀美雄偉,沐浴著河西古道的歷史積澱,但卻永遠無法回避戈壁荒漠的淒慘冷清,變幻無常。

夏日對我們這些十年寒窗、發奮讀書的昔日學子來說,或許是個收穫的季節,但似乎更多的是個憂鬱的季節。這個時節浸透著太多的淚水、蘊含著太多的無奈。走過十五年的風雨春秋路,為的就是在生活中賺到舒適,在社會上贏得尊嚴。因為我們依然相信著“學習改變人生,知識改變命運”,“有志者,事竟成,天道酬勤”。而我只願做一淙溪流,沒想過奔向大海,只想讓生命在奔流中閱盡江山秀水、細品冬夏春秋。

一年前,同樣是這樣的夏日,只是空氣中彌漫著離別的氣息。十五年不過彈指一揮,大學夢也隨著夏日的涼風而慢慢消散。站在新的人生路口,我們同以往的夏日一樣,又一次迷茫和彷徨著。只不過這次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深刻,都讓人肝腸寸斷、梗咽難熬。這個能量水夏日,我們畢業了,離開了曾經的校園,還沒有退去青澀稚嫩,更不曾長出淩霜傲骨。誰誰去了東南的著名學府、誰誰去了黨政部門、誰誰月薪上萬,誰誰……太多的比較已經讓本來就無法寧靜的心更加浮躁,讓這個離別的季節更加傷感。在那個夏日,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離愁,無論是優秀的、一般的,還是成功的,失敗的,誰也沒有乘風破浪的勇氣,更沒有笑傲江湖的氣度。帶著滿面的淚水在淅淅瀝瀝的雨中擁別,成為那個夏日最亮麗的風景。皋蘭山顛那一縷縷輕煙薄雲,就像一幅幅憂傷的畫卷,記載著我們的昔日輝煌和即將到來的苦難征程;母親河那跳動的波浪就像一串串舞符,譜寫著我們青春的憂鬱,演奏者九曲東流,百折不撓的品格。目送著昔日的同窗一個個登上東出的列車,唯獨自己黯然傷神的踏上西去的路。也只有在那刻,我才真正的感受到“勸君更盡一杯酒、西出陽關無故人“的無奈。沒有博望侯的才華橫溢,縱橫捭闔;更沒有霍去病的軍功武略,所向披靡,我不過是千里長河中的一朵浮萍。

一年後,2012年的夏日早已悄然而至,我已不願去追憶往昔的憂傷,更不願去感歎“雲橫秦嶺家何在,雪擁藍關馬不前“的淒涼。已經在慢慢的消磨中適應了自己的生活,喜歡上了自己的職業。儘管自己曾經有好多次想著到繁華之都去,但《易經》說我五行缺金,利在韓國 年糕西北。慢慢的,我喜歡上了西部廣闊無垠的天空,喜歡上了神秘壯麗的祁連山。我不知道自己在這裡的際遇會如何,放佛眼前一片坦途、似乎又覺得山重水複。

有位學妹曾說:”堅持,有時候是一種沒有出路的無奈“。我深深的為這句話所折服,也慢慢發現這個夏日的憂傷正源於此。對未知的恐懼是人與生俱來的天性,有時候常常胡思亂想著:“23歲的年齡,該幹些什麼呢?”。經歷的事多了,走過的路長了,才慢慢的試著捫心自問:怎麼樣才算有出路呢!我發現我回答不了,只知道23歲的自己需要求實進取,銳意創新;需要儘快剝掉那種華而不實,誇誇其談;需要摒棄急功近利、僥倖浮躁;需要學會淡泊名利、寧靜致遠。

登高作賦,神秘傳奇的岳陽樓留下了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”的志向;雄偉瑰麗的滕王閣也記載著“老當益壯甯移白首之心;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”的豪情。在這種淡雅的憂傷中,抒發的是有為之士的無盡激情和夢想。而他們的才華和夢想也隨著滾滾長江消失在天際之間,卻沒有任何人去憐憫和珍惜。而我們也不斷的重複著憂而傷、傷而更憂。憂的是如何才能去承載起那份責任,“一肩擔盡古今愁”;傷的是竟然沒有機會去承擔這份責任,“了卻君王天下事,可憐白髮生”。

願天下寒士在以後的夏日裡能憂而不傷。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